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垃圾的“奇幻漂流”江苏检察法律监督拉开了一

  巨量的垃圾“漂流”在长江口,借力涨潮,登陆江苏太仓和上海崇明岛的江岸,严重威胁上海水源地。警方调查后发现,这些垃圾并非来自上游城市,而是归属100多公里外的浙江嘉兴。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曾经经历过像中国现在正在面临的固体废弃物数量如此之大或如此之快的增长。” 生活垃圾跨界倾倒的背后,是一场“垃圾围城”的困局。
 
  2016年底,发生在苏州吴中区甪直镇、无锡惠山区洛社镇的两起“上海垃圾跨省倾倒案”相继作出一审宣判,数名被告人均因犯污染环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至5年不等。
 
  与此同时,记者从苏州市姑苏区检察院获悉,2016年7月1日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的“上海垃圾倾倒苏州太湖”案件,已由公安部门移送审查起诉,目前正处于补充侦查阶段。
 
  2016年堪称生活垃圾跨界倾倒的多事之秋。从京津冀到长三角再到珠三角,类似的新闻“你方唱罢我登场”,数度引发舆论热议。其中,江苏成为此类案件高发地,是长三角跨省垃圾转入地中最受“青睐”的省份。
 
  这是2016年底,再一次被媒体曝光的垃圾跨界倾倒事件,让人不禁联想起2016年7月的那场新闻:上海垃圾倾倒苏州太湖。
 
  前一秒新闻里的垃圾输出地,后一秒就变成了这一话题的受害者。如此戏剧化的转变,我们不禁要追问,垃圾跨界倾倒缘何一再上演?如何从源头上杜绝?城市垃圾治理出路何在?
 
  市场化运作中层层转包的利益链条,以及非法倾倒时职能部门的监管缺失,是生活垃圾跨界倾倒的主要原因;监管难成合力,以及横亘在司法机关面前的垃圾鉴定难题,则导致危险废物跨界倾倒屡禁不止。但最深层的原因,还是因处理能力不足带来的“垃圾围城”困局。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垃圾围城”困局,除了严查倾倒者、打掉垃圾黑色处理链,还需要提高垃圾处理能力,从源头上破解工业垃圾无害化处理的难题。对于普通公众来说,加强环保意识,做好垃圾分类也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便利发达的水网条件,隐蔽分散的沿河水塘和低洼地,四处奔走、转包获利的“黄牛”以及混杂着建筑垃圾的生活垃圾,为异地垃圾倾倒提供了一种以邻为壑的“长三角”模式。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1-08  【打印此页】  【关闭